Loading...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热门新闻11个月前发布 小轻论坛
2,834 0 0

最近,张继科欠钱事件被闹得沸沸扬扬。

细捋事情经过,真的让人血压飙升。

事件被曝光后,张继科方否认用女明星私密视频抵债的传闻,还要起诉。而爆料者李微敖立马甩出张继科签字的500万借条,表示已准备好应诉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双方各执一词,真相有待明确。

可是,本不应该被提及的景甜,却成了很多人讨论的焦点。

有人四处求视频和照片,肆无忌惮地窥探受害者的隐私,只为满足私欲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更过分的是,有些人大肆造黄谣,不但制作了AI换脸照,还说她在视频里特别听话,甚至派水军用同样的话术点评她的身材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明明事情还没有定论,到底有没有视频和照片还要打个问号。

但是,关于她的黄谣已经传得满天飞。事件中最无辜的她,被强行钉上了耻辱柱。

这种肆意对女性造黄谣的事,并不是第一次发生。无论是娱乐圈的女明星,还是身边的素人女孩,都深受其害。

01

在《苍兰诀》中饰演小兰花的演员虞书欣,在最近发行的首张专辑中,附上了一组写真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因为写真中有几张妩媚的照片,就有人评论她“骨子里就不正经”,还有人转发照片,配文:“五毛钱一夜”,甚至把她的照片做成了“小卡片”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“国民妹妹”张子枫,也多次被造黄谣。

《回家的女儿》播出时,片方将她的洗澡镜头拎出来宣传。虽然这个片段仅有几秒,却戳中了有些人的兴奋点,他们开始编造张子枫和黄磊关系不正常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更让人气愤的是,不法分子竟然利用张子枫的清誉来牟利。

他们先捏造了有关张子枫的黄色聊天记录,然后把#圈内聊天记录#词条顶上热搜,吸引想看的人来加他或者点链接,最后把这些人引流到不法网站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记者王冰冰,虽然隶属央视,也难逃黄谣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因为一张婚纱照里的新娘长得有点像王冰冰,就传出了王冰冰离过婚的流言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不久后,又有人发了一张博文截图,说这是王冰冰19岁时写给同居男友的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于是,“不检点”“舔狗”等不堪的话像潮水一样涌向王冰冰。

事实上,婚纱照里的新娘是王冰冰的表姐,而那篇小作文的浪荡词语是被篡改的,原博主根本不是王冰冰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虽然上面这些黄谣事件,都发生在近几年,但类似的事情,在很多年前就屡屡发生。

演员张馨予曾被造谣“野鸡”“劈腿”“出轨”。演员张静初,被“知三当三”“遭导演太太团封杀”“公交车”等黄谣纠缠了十几年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在2004年超女中出道的张含韵,年仅15岁,就被造谣“潜规则上位”“男女关系混乱”,甚至还有很多人在贴吧信誓旦旦地写“我有一个朋友睡过她”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更过分的是,有些人为了猎奇,对张含韵连一丁点尊重都没有。

2007年,在《明星在线》上,主持人把网上流传的张含韵“AV”照打印出来,对着镜头展示,还问张含韵:“你敢肯定这一定不是你,对不对?”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即便张含韵崩溃大哭,反复地说“真的不是我”,也没人信她。实际上,那张照片是日本女星的,被P上了张含韵的脸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和张含韵一样15岁就被造黄谣的,还有黄磊的女儿黄多多。

2021年,一则聊天记录在网上疯传,里面说黄多多“和男生在图书馆”“乱搞被开除”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虽然学校很快发了官方通知辟谣,可是,黄多多却没能甩掉“图书馆事件”的影响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无论她做什么,都有人把她往“性”上联系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连她穿个蓝色背心做甜点,都受到了很多带“色”评论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不仅是娱乐圈的女性,生活中的女性也饱受黄谣之苦,连平时发在社交平台的照片,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。

某博主发了一张穿搭照片,却被人P成了光溜溜的样子,还编造了她不穿衣服坐地铁的故事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不到24小时,从上海、杭州等大城市到十五线城市,上万人看到了女孩没有打码的照片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苏州大学的学生赵某峰,把女同学的朋友圈照片P上污秽信息,再把照片发到不法网站上,还声称自己和女生多次发生关系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南华大学学生何某某,不仅造黄谣,还把P过的女同学照片当成黄色信息贩卖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男子陈某,为了报复有过节的女同学,就用她的照片制成“小卡片”,在学校里大肆发放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这种造黄谣报复女生的卑劣手段,在某up主回答“女同学拒绝了追求应该怎么报复回去”的问题时,也被提及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他们太明白,毁掉一个女性的最简单最快的方式,就是造黄谣。而造黄谣的结果,在电影《保你平安》里被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。

“当你张嘴说一个女人是小姐的时候,不管她是不是,她都已经是了”。

多么可怖,造谣的人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把一个女性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而一个女性想要证实自己的清白简直太难,太难了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无数女性被恶意想象、诋毁、羞辱,不得不面对铺天盖地的网暴和社会性死亡,身心遭到了沉重打击。

03

由于被无数人骂“小三”,张静初一度不敢出门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,几乎抑郁,不得不在事业巅峰期离开演艺圈,去异国进修。

张含韵的清纯形象,被黄谣毁得一点不剩,导致所有节目组都不敢和她合作,她的事业从此滑向深渊。

安徽俞女士,本来沉浸在订婚的幸福中。在被造谣成“金XX的8号技师”后,她每天都哭红了眼,不仅整夜睡不着,吃不下饭,还崩溃了好几次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杭州女生取快递,被传出“富婆出轨快递男”的流言后,不仅因网暴而抑郁,还被公司辞退了。

保研成功的粉发女孩小郑,本想与病床上的爷爷分享喜悦,却被造谣“陪酒女”“不正经”“老少恋”。她因此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,生命永远停在了24岁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她的逝去让人唏嘘,而她并不是第一个因黄谣而死的人,早在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《聊斋志异》中,就讲了同样的悲剧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在《霍生》一篇中,霍生的太太从接生婆那听说,严生的太太的某部位有两个小瘤,就把这当成八卦讲给了霍生听。

霍生听后,不知道着了什么魔,竟公然宣称自己和朋友的太太有私情,还透露出“两个小瘤”的特征,故意让严生听到。

严生信以为真,回家就暴打了太太。

严太太平白蒙冤,当晚就自尽了。不久,严生也暴病而亡。一对好好的夫妻,就因为黄谣而双双殒命。

故事的后半段,严太太的鬼魂来找霍太太复仇,霍生嘴上也生出恶瘤,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,大快人心。

可是现实生活中,我们无法用这些怪力乱神的手段惩罚造谣者,该怎么办?

04

要想保护自己,我们必须认清一个现实:黄谣是不可能“不攻自破”的。

若我们因为相信“清者自清”,而一味隐忍,则会像余秋雨老师指出的那样,助长造谣者的气焰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带色的消息,本来就容易吸引大众。在流量推送法则下,黄谣传播的速度比风还快。

而互联网又是有记忆的,即便已经过了很长时间,还能搜出早年间的黄谣。

如果我们听之任之,想用时间来抹平一切,只会让谣言越传越真,成为烙印在受害者身上的无形印记。

因此,我们必须要拿起法律武器,捍卫自己的利益。

虽然,这个过程极其艰难。受害者不仅要直面那些污秽的照片,逐一确认黄谣,克服各种困难取证,还可能被不明真相的人指指点点,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勇敢地站了出来。

2013年,张馨予把造谣者告上法庭,胜诉后获赔6.45万元,并在造谣者始终不赔偿的情况下,申请强制执行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杭州取快递案,一开始造谣者只是被行政拘留9天,但吴女士坚持维护自己的权益,最后造谣者被判一年有期徒刑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苏州大学的受害女生,忍受着巨大的伤害,花了整整半年收集线索,最终揪出真凶。

造谣者赵某峰,被行政拘留10天,并被开除学籍,一夜回到高中学历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面对S先生的敲诈勒索,景甜没有屈服,而是果断报警。最终,S先生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,罚款5万。

看到这些不法分子受到惩处,无数人拍手叫好。但我们不得不认识到,在打击黄谣,保护受害者方面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张静初与造谣者打了1年官司,胜诉后,对方却拒绝在视频号上道歉。纵然张静初找平台申诉,可平台却表示让他们“友好协商”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杭州快递案的吴女士,虽然把造谣者送进了监狱,可在找新工作时,却多次因为这段经历而面试不顺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 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无辜的受害者不堪受辱选择反抗,却被认为是刺头,简直是太荒唐了。

好在,很多人开始觉醒,并在这次景甜事件中,坚定地站了出来。

他们怒怼“求视频”的不良网友,举报关于视频的恶臭谣言,申斥“一辈子毁了”等无稽言论,不遗余力地声援景甜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一条为景甜站岗的评论,获得80多万点赞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人民网也发布文章,抨击求张继科事件视频的行为,给居心不良者以警示。

AI换脸,一键脱衣,造黄谣者如此疯狂,女性该如何保护自我

这些可爱的人们,让我们看到了善良和正义,感受到了女性意识的进步。

因此我们相信,即便黄谣和网暴永远不会消失,但只要更多人愿意发出公正的声音,终将荡涤世间污浊,让受害者的冤屈昭雪!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